您的位置:海協(xié)會(huì )網(wǎng)站 - 重要講話(huà)

孫亞夫副會(huì )長(cháng)接受《環(huán)球時(shí)報》記者采訪(fǎng)

2021-10-29 09:43     來(lái)源:環(huán)球時(shí)報

原標題:孫亞夫:蔡英文所謂“四個(gè)堅持”,最后一個(gè)都堅持不了

  【環(huán)球時(shí)報綜合報道】海峽兩岸關(guān)系協(xi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孫亞夫日前接受《環(huán)球時(shí)報》記者采訪(fǎng),對民進(jìn)黨當局領(lǐng)導人的所謂“四個(gè)堅持”逐一批駁,從法理與事實(shí)層面揭穿其荒謬性,指出其堅持“兩國論”、為“臺獨”找出路,是十分危險的。

  孫亞夫表示,臺灣地區領(lǐng)導人每年10月10日發(fā)表所謂“講話(huà)”,是發(fā)表臺灣當局內外政策的場(chǎng)合,會(huì )引起一定關(guān)注。蔡英文今年10月10日“講話(huà)”最引人注目之處,是提出所謂“堅持自由民主的憲政體制,堅持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,堅持主權不容侵犯并吞,堅持中華民國臺灣前途,必須要遵循全體臺灣人民的意志”。這篇“講話(huà)”說(shuō)得振振有詞,但根本站不住腳,所謂“四個(gè)堅持”,最后一個(gè)都堅持不了。

  孫亞夫說(shuō),第一個(gè)“堅持”,所謂“自由民主憲政體制”,這是民進(jìn)黨和臺灣拒絕和平統一的人慣用的一個(gè)手法,他們將統一與不統一、分裂與反分裂說(shuō)成是“自由民主”問(wèn)題。但是,爭取國家統一,反對分裂國家,是維護民族根本利益和國家核心利益的問(wèn)題。兩岸社會(huì )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同,不是拒絕統一的理由,更不是分裂的借口。國際社會(huì )的實(shí)踐,都反對利用“自由民主”進(jìn)行分裂國家的活動(dòng)。而且,大陸方面已經(jīng)找到在兩岸社會(huì )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同的情況下實(shí)現和平統一的辦法,那就是“一國兩制”。這是一個(gè)和平的辦法,也是一個(gè)民主的辦法,但卻被臺灣方面所拒絕。因此,第一個(gè)“堅持”是民進(jìn)黨的自我標榜,是站不住腳的。

  第二個(gè)“堅持”,所謂“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”。李登輝1999年7月提出“兩國論”的分裂主張,聲稱(chēng)“1991年修憲以來(lái),已將兩岸關(guān)系定位在‘國家與國家’,至少是特殊的‘國與國’的關(guān)系”。蔡英文“講話(huà)”中的第二個(gè)“堅持”繼承李登輝的“兩國論”,而且是“兩國論”的升級版,宣傳“兩國論”達到了空前張狂的地步。不要說(shuō)所有反對“臺獨”的人都反對“兩國論”,即使“兩國論”本身也站不住腳。

  1949年10月1日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“中華民國政府”成為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,“中華民國及其政府”從此結束了它原有的歷史地位。這是在同一國際法主體沒(méi)有發(fā)生變化的情況下完成的歷史巨變,中國的主權和領(lǐng)土疆域并未由此發(fā)生變化,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理所當然地完全享有和行使中國的主權,包括對臺灣的主權。而國民黨統治集團敗退臺灣以后,雖然還使用“中華民國”和“中華民國政府”的名稱(chēng),但只是一個(gè)在中國領(lǐng)土臺灣的地方政權,已完全無(wú)權代表中國行使國家主權。這是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承認的事實(shí),并且經(jīng)由1971年聯(lián)合國大會(huì )2758號決議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(lián)合國的一切權利,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是中國在聯(lián)合國的唯一合法代表,同時(shí)驅逐了蔣介石的代表,確認了這一事實(shí)。簡(jiǎn)要通俗地說(shuō),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(gè)中國,沒(méi)有兩個(gè)中國;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,不是一個(gè)國家。這成為國際社會(huì )的普遍認識,形成了國際社會(huì )普遍承認一個(gè)中國的局面。1949年以來(lái),雖然臺灣與大陸尚未統一,但這是國共內戰遺留的兩岸政治對立還未解決,不是中國主權的分割和領(lǐng)土的分裂,臺灣和大陸沒(méi)有分裂為兩個(gè)國家,還是同屬一個(gè)中國,F實(shí)中沒(méi)有兩個(gè)中國,“兩國論”是站不住腳的。

  孫亞夫指出,“臺獨”勢力除了炮制“兩國論”以外,還在“中華民國”的名稱(chēng)上做文章,反而更加自曝其丑,更加證明他們想方設法地給“臺獨”找出路。

  例如,李登輝提出“中華民國在臺灣”。他故意混淆概念,從不說(shuō)清這個(gè)“中華民國”是個(gè)國家還是個(gè)政權。如果是個(gè)國家,它怎么會(huì )在臺灣呢?如果是個(gè)政權,那也就不是個(gè)國家!爸腥A民國在臺灣”除了要給“臺獨”套上一個(gè)偽裝的目的以外,本身混亂不堪,什么都留不下。

  例如,民進(jìn)黨提出“中華民國是臺灣”。1999年民進(jìn)黨通過(guò)“臺灣前途決議文”時(shí)聲稱(chēng),“臺灣是個(gè)主權獨立國家”,“依目前憲法稱(chēng)為中華民國”。這種說(shuō)法一出來(lái),不要說(shuō)大陸方面,就是國民黨都認為是“掛羊頭賣(mài)狗肉”“借殼上市”的“臺獨”主張。

  例如,蔡英文“講話(huà)”中提出“中華民國臺灣”!爸腥A民國臺灣”脫胎于李登輝的“中華民國在臺灣”、民進(jìn)黨的“中華民國是臺灣、臺灣是中華民國”,是在為改“國號”探路。蔡英文10月10日“講話(huà)”中公然使用“中華民國臺灣”的稱(chēng)呼,已到了非常危險的地步。如果進(jìn)行“臺灣法理獨立”的冒險,將招來(lái)毀滅性打擊。

  堅持“兩國論”,想方設法為“臺獨”找出路,都是不可能得逞的,不要癡心妄想了。

  第三個(gè)“堅持”,所謂“主權不容侵犯并吞”。孫亞夫說(shuō),臺灣不是一個(gè)國家,也就沒(méi)有主權,只有中國才擁有對臺灣的主權。既然沒(méi)有主權,那何來(lái)“主權不容侵犯并吞”呢?!所以第三個(gè)“堅持”是站不住腳的。

  第四個(gè)“堅持”,所謂“堅持中華民國臺灣前途,必須要遵循全體臺灣人民的意志”。這個(gè)“堅持”除用了“中華民國臺灣”這個(gè)說(shuō)法以外,實(shí)際是民進(jìn)黨的老主張了。任何涉及中國主權和領(lǐng)土完整的問(wèn)題,必須由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。臺灣是中國的領(lǐng)土,前途只有一個(gè),就是與大陸統一。按照“一國兩制”方式實(shí)現和平統一,會(huì )充分聽(tīng)取臺灣各界和廣大同胞的意見(jiàn)和建議。所以第四個(gè)“堅持”是站不住腳的。

  孫亞夫指出,蔡英文“講話(huà)”中的“四個(gè)堅持”是“臺獨”立場(chǎng)的堅持,是站不住腳的,那為什么要在這個(gè)時(shí)候提出來(lái)呢?除了堅持“臺獨”立場(chǎng)使然,從通篇“講話(huà)”可以看出他們時(shí)下的考慮,即明顯感受到民進(jìn)黨當局謀“獨”挑釁引發(fā)臺海局勢緊張動(dòng)蕩的現實(shí)危險,她說(shuō)“此時(shí)此刻的國際政治,正發(fā)生劇烈變化”,說(shuō)“印太區域情勢,日趨緊張復雜”,因此他們在為應對這種形勢做準備。對島外,這篇“講話(huà)”訴說(shuō)臺灣正處在“民主防線(xiàn)的最前緣”,并表示有保護臺灣的決心和勇氣,以爭取美國、日本等國家的支持;對島內,這篇“講話(huà)”想穩定民心,呼吁所謂“團結”,以利對大陸頑抗下去;對大陸,這篇“講話(huà)”加大挑釁,升高對立,加劇緊張,為其謀“獨”挑釁張目。這篇“講話(huà)”的“四個(gè)堅持”并不能代表贊同兩岸交流合作、兩岸關(guān)系發(fā)展的臺灣民意,相反是綁架臺灣民意,裹挾臺灣民眾走進(jìn)歷史誤區。

  孫亞夫表示,民進(jìn)黨當局為應對臺海形勢變化所做準備的方向完全錯了,恰恰是會(huì )挑起臺海戰爭。如果他們執意走下去,將成為在兩岸統一時(shí)受到歷史審判的一大罪證。

【訂閱新聞】 【